您的位置 首页 名人名言

终身大事(第五十三章 做贼的代价)

  村里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推着摩托车,扭送着李宇往回走。此时的李宇吓得脸色焦黄,失了魂一般。  也许李宇命中就该有此一劫,在这时候,事态又进一步恶化了——那位…

  村里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推着摩托车,扭送着李宇往回走。此时的李宇吓得脸色焦黄,失了魂一般。  也许李宇命中就该有此一劫,在这时候,事态又进一步恶化了——那位老汉的儿子发现老汉已经死了。那老汉翻白着眼,已经没有了气息,他口吐白沫,看样子是刚才亲狗的时候,误将狗的唾沫舔进了嘴里。  老汉死了,老汉的子女们忙着哭爹,其他的人则对李宇又是一阵猛打。李宇抱着头蹲在地上,之后他们又将他踹倒在地上,继续又跺又踢。慌乱中,李宇感到嘴部一阵钻心的疼。他匆忙伸手去护,里边已经淌出血来,他张开嘴后,吐出一颗牙来。  “别打了,别打了,我的牙被你们打掉了……”李宇挣扎着要坐起,但是众人岂肯饶他,一瞬间他的身上落下了更多的拳脚。“老天爷,看来我今天非死在这里不中了!”李宇绝望地想。  “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人了,打死人是要偿命的,别打了……”暴风骤雨般的拳脚终于停止了,李宇睁开眼,发现一位戴眼镜的老人阻拦住了那些疯狂的人,后来他才知道,此人是一位退休教师。  那些人将李宇推进了一间屋子,然后在门外商量开了。过了一会儿,那位戴眼镜的老先生推开门对他问话。他问李宇是哪个村里的,姓甚名谁,刚才骑摩托车的那位是谁,问清之后,他出去了。门“哐”的一声关上了,然后又上了锁。  天已经黑了,屋内一片漆黑,外面传来老汉的子女们的哭声,以及一些人忙忙碌碌的声音。从说话声他听出,外面的人在为死者准备丧葬用品。  听着外面的声音,李宇恐怖极了,他知道事儿不会轻易罢休。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担心他们还会殴打自己,更担心老汉的家人把自己送到派出所,到那时候说不准要对自己判刑,甚至判死刑。他后悔当初不应该跟着王拥军偷狗,他开始浑身发抖,捂着脸哭泣起来。他盼望家里的人赶快托人来营救自己。  大概夜里十一点钟的时候,门开了。那位老汉的儿子端着煤油灯进来了,他的身后,是那位戴眼镜的老教师和该村里的村民组组长。他们的身后,是赵长迷和赵海彬。  他们是来处理这事儿的,天黑的时候,这村里的组长带着一个人去了赵小楼,他们找到赵长迷,将此事告知了他。自己是干部,村民有事自己应该出面,赵长迷先是把王拥军和李宇的父亲叫到家里,向他们告知了此事,然后又向王世柱汇报了此事。自己是干部,村民出了这样的事儿自己理所当然地应该帮助处理。虽然和李家不睦,但是牵涉到王拥军,王世柱还是安排赵长迷和赵海彬来了。  赵长迷安排李宇不要害怕,也别急,等待处理的消息。赵海彬安排对方,夜里给李宇安排临时床铺,好让他夜里能睡一觉。三言两语过后,他们就出去了。  赵海彬他们走后,老汉的家人并没有给李宇安排床铺,李宇又冷又怕,蹲在墙角瑟瑟发抖,一夜无眠。  第二天太阳还有树梢高的时候,老汉的儿子打开了门。当时李宇正缩在墙角里发呆,赵海彬进来了,说事情已经结束了,叫他跟自己走。赵长迷正站在门外等他们,李宇做梦般地跟着赵长迷和赵海彬出了老汉家的大门,然后上了赵海彬的自行车。他茫然地回头看了看老汉的家,心里有再生一般的感觉。老汉家里在做出殡准备,院里已经搭好了灵棚,院门前还摆着花圈,花圈的前面,站的是送自己和赵海彬他们三个的那个组长和几个村民。他不知道事情是怎样结束的,他想问赵海彬,可是不知为什么,却又没敢问。  天快黑的时候,李宇他们回到了赵小楼。进村的时候,李宇窘极了,因为从村民们奇怪的眼神和交头接耳的动作里他看出,大家已经知道了他偷狗被捉的事儿,他低着头,不敢看别人一眼。  到家了,赵长迷他们下了自行车,赵海彬推开了门,爷爷、奶奶、父亲和妹妹都在。李宇感到没脸再见到亲人,趁着赵海彬和爷爷他们说话的功夫钻进了自己住的屋子。他听见赵海彬和赵长迷对爷爷和父亲安排了两句:“孩子小,别再吵他了”之类的话就走了。  二人走后,李书香他们进了屋。虽然面前的都是亲人,李宇仍感到无地自容。屋内,奶奶在小声地哭泣,李明忠和李书香虽然没有哭出声,但是也是唉声叹气地不停地拭着眼泪。雪颖眼里也含着泪,但是她仿佛在思考什么,没有发出任何声息。  “你心净了吧,四千块钱扔出去了。你可知道,这四千块钱可是三口浑砖瓦屋呀,这得全家人干多少年啊!”李书香拭着泪说道。从父亲的话语里李宇知道,为救自己,家里赔了那老汉家四千块钱。  “孩子,谁让你和那个王拥军嬲到一坨的?他结过婚了你知道吗?他以前和咱家就不太和睦你能不知道?他不怕出事儿,可是你呢?你还没有订亲,这让你今后说媒都受影响你知道吗?”奶奶边说边抹眼泪,“昨天一听说你戳了这么大的祸,一家人都快吓死了。都黑半夜了,那边回话说两家每一家要拿给人家四千块钱,不然就告到派出所让你蹲监,咱一家人都连吓加愁一夜没合眼你知道吗?”  “上哪里借钱去?你也知道咱在村里原是有名的又冤又穷,谁肯借钱给咱。呜……”说倒这里,奶奶伤心地哭了起来,哭了几声之后她又说道:“……多亏了你妹妹雪颖,她和你爷爷连夜找到戏班的柳启明让他帮忙。因为你妹妹戏唱得好,柳启明高看她,才肯四处求人借到了钱给咱。”  奶奶话刚落音,李书香又说道:“从明天起你学也别上了。你成绩是不好,可是我原打算供应你到高中毕业,因为能熬个高中毕业也好说个媳妇。可是你这样不争气,让我咋能再供应你?从明天起你想法挣钱去,挣了钱好还账!”  第二天,李宇跟着父亲到学校卷了铺盖回到了赵小楼,他辍学了。后来,因为牙被打掉了一颗,他不得不到集上镶了一个大金牙。再后来他开始想法挣钱还债。正如奶奶和父亲说的那样,这次偷狗,不仅让家里欠下了一笔债务,使原本就穷的家里雪上加霜,更给他订婚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好好的姑娘家谁愿嫁给一个是穷光蛋的偷狗贼。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fufx.cn/128867.html
新富美文网

作者: 新富美文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