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过一面之缘—致大冰

愿你我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忽晴忽雨的江湖,愿你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 九月二十五号,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愿你我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忽晴忽雨的江湖,愿你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善良是一种天性,善意是一种选择。

九月二十五号,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在微博上得知你要来武汉站了。早上很早便醒了,坐车,重复的颠簸,终于来到了崇文书城省出版社。当时还只是十一点多,门口冷冷清清,我想着今天应该没有多少粉丝吧,却发现自己完全错了。

接下来便是焦灼而漫长的等待,人越聚越多。我站在人群中央,抬眼望去是服务人员,向后望去是和我一样有着对大冰虔诚信仰的书迷。不是没有从书上看到你的面貌,也不是没从扣扣音乐里听见你低沉而又吸引力的声音。说不清自己为何会沉迷上你的文字。数不清多少个夜晚,听着你的《陪我到可可西里去看海》,脑海里想起那个名字,那个身影,泪流满面。我想民谣歌手一定是有故事的人,不然声音怎么可能会那么打动人心。听着那些歌,仿佛我们的灵魂都在空中絮絮私语。没人听的懂我们在讲什么,我们彼此凝望,惺惺相惜,抑或喃喃一声,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2014年,我开始接触大冰。这个拥有多重身份的沧桑男人。他曾经是山东烟台阳光快车道的主持人,他后来是民谣歌手,禅宗临济弟子。再后来是不靠谱的丽江酒吧掌柜,资深丽江混混,诸如此类。现在是作家。一年来我读完了他的三本书,均为游记,他亦是背包客,他去过凤凰古城,去过洱海,去过可可西里,陪着一个不用手机的女孩徒步登上了珠穆朗玛峰。他每本书里记载了十二个故事。真实暖心。残忍而有万钧之力。一年以来,我了解了他的笔锋,他的幽默,他的真性情,除了他的女朋友。2015年八月十号,在亚马逊预售期有幸得到了他的第三本书。也万幸在他这本书开签售会时,这一次被我恰逢赶上了。

不顾一切。下午两点,粉丝汇集成汪洋大海,一千多号人相聚在一块,只为心中的那个冰叔。崇文书城地处偏僻,又是极早前修筑的,许多空调设施早已老旧。于是乎,这么多人,摩肩接踵,大汗淋漓。始终维持着那一个姿势,手上提书的袋子早已快被挤烂。三点时,人群进入高潮。大冰终于来了,与我在书上看到的一样,带着鸭舌帽,一张江湖人士的脸,有胡渣。开场白幽默风趣,惹人发笑,像个调皮的小孩,却乐于别人叫他冰叔。有幸见到了很多书迷,有去年还是光头今年来见大冰却是长发及腰的妹子。有从河南信阳昨天就买车票守在那里的小姑娘,有直白表白却被冰叔以自然属性拒绝的,冰叔大概也是很多人心中的男神,眉宇间透露出磨砺出坚韧的气息,三十多岁的他却是比书上见到的更胖一点。他说话犀利毒舌,不经大脑的言辞必遭批斗。自称自己是傲娇的直男中的直男。他的有情有义,他的耿直不攀缘,他的才华,让我觉得这个人我值得去读他的书,值得去喜欢他。嗯。值得。

冰叔说,喜欢书就行,没必要喜欢叔。

冰叔说,树大招风,若是质疑声多了,可能不写新书了。

冰叔说,许多人很喜欢后会无期里一句话。听过很多大道理,却依旧过不好生活,其实后面还有一句话,他只是光听了而没有去做。

小师姐。小芸豆。以及不用手机的女孩。他们现在都还好吗?冰叔回答说,跟你有什么关系,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就行。

轮到冰叔给我签名。他握了我的手,手劲很大,却也很暖,有贴着膏药的味道。我都忘了和他说话,他抬头看我的那刻,整个世界都亮了,包括我的眼睛。就在我用亮闪闪的眼睛注视着他时。他说“你好,谢谢。”就客气的放开了我的手。其实我很想请求他可不可以为马頔和舒傲寒写一个故事,他一定知道的。《南山南》究竟隐藏了怎样的故事?我真的很想听。他的口吻肯定又是“你想听我就要写啊,我偏不写,你打我呀。”终究有点遗憾。

2015年九月二十五号,我与大冰有过一面之缘。他什么都没送我,却送了别人酒,椰子糖。江湖义气礼尚往来。他的话,惜缘却不攀缘。我记住了我和他之间的小善缘。

江湖儿女江湖见,若有幸,还能再见,我会问他是否是武汉碰到一个用亮闪闪的眼睛注视着他的女孩。

阿弥陀佛么么哒。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fufx.cn/128929.html
新富美文网

作者: 新富美文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