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名人名言

亲情的故事(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探亲记  1974年春节过后,刘书礼在单位申请了八天的探亲假,他高高兴兴地准备领着儿子刘晖去江州。临走的时候,他对爱人祝娟说,“我想把晓晖留在江州…

  第二十章 探亲记

  1974年春节过后,刘书礼在单位申请了八天的探亲假,他高高兴兴地准备领着儿子刘晖去江州。临走的时候,他对爱人祝娟说,“我想把晓晖留在江州,那里都是亲属,能照顾他。”,祝娟默默地点了点头,又嘱咐了几句。

  晓晖那一年10岁,念小学3年级了,他长得又瘦又小,看见生人怯生生的。书礼和孩子首先来到了刘淑贞家里。三姐家里有五个孩子了,大外甥女已经16岁了,最小的外甥5岁了。家里的生活很困难,潘丽正在和她的妹妹们用锤子打松树仁。

  “三姐,你家里怎么成了加工店了?”,书礼说。

  淑贞说:“孩子们放寒假啦,都不用上学,干点不就挣点嘛。”。

  只听,潘丽在吆喝着:“今天干不完这一麻袋,谁都不许吃饭啊。”。

  淑贞打岔:“潘丽,你三舅大老远来了,别不让吃饭啊!”。

  潘丽连忙道歉:“三舅,我不是针对你呀。”。

  书礼听了,笑了起来,“你们家挺热闹啊!”。他转过身问姐姐:“我怎么没看见姐夫啊?”。

  淑贞说:“云龙现在当民兵班长了,吃住都在指挥部,每天忙着抓坏人,过几天才能回来。”。说着,淑贞来到厨房,准备做晚饭。

  书礼见状,说:“三姐,我去咱娘那里,晓晖今晚就留在你这里。”。说完,他从背包里拿出几包饼干和糖果递给了淑贞。

  书礼来到北宿舍,这里是日本人建工厂时遗留下的劳工房,一排排青砖瓦房,家家户户房顶的烟囱上都冒着炊烟。书礼只知道刘张氏和四弟一家人住在一起,具体哪里位置还要打听打听,在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指引下,他来到了妈妈的家里。进了里屋,在一个10米长的土炕上坐着2个小孩和一个老人。书礼喊了一声“娘”,刘张氏楞了一下,“这不是老三吗?我都好多年没看见你了。”。刘张氏对炕上的小女孩说:“小云,快对你娘说,你三叔来了。”。小云刚想下炕,这个时候春兰从外头走了进来,她是一个30岁左右的农村妇女,穿着花棉袄,花棉裤,腰间扎着围裙,脸上红扑扑的,刘张氏赶紧给她作了介绍。

  书礼问了一句:“书文上哪去了?”。

  春兰说:“书文今天去挑粪的时候,掉进坑里了,弄得浑身臭哄哄的,我骂了几句,他生气了,出去了。”。

  刘张氏说:“春兰,把他找回来吧,兄弟俩好不容易见上一面。”。

  春兰说:“今天,就看在三哥的面上,我出去找一找。”,说完,她扭头出去了。

  书礼说:“娘,我记得早先咱家不在这里住,在东头第一家。”。

  刘张氏说:“那是八年以前的事了,当时还有另外一间小点的房间,你三姐全家住在那里。那时候她家三个女儿,可是你大哥偏偏把房子跟别人换了,他们不想让我和女儿、外孙女在一起,嫌闹得慌。”。

  书礼说:“弟弟一家住炕头,怎么让你住炕梢?”。

  刘张氏说:“娘年纪大了,是个累赘,活一天算一天吧。”。

  书礼说:“娘,你腿脚不方便,弟媳妇他们咋不给你收拾收拾,干净干净啊?”。

  刘张氏说:“你弟媳妇不找我麻烦就不错啦,我有事儿只跟书文说。”。

  娘俩说着说着,只见春兰扯着书文的耳朵走了进来:“瞧瞧你着没出息的兄弟,今天干什么去了?”,书文看见三哥,尴尬地打了一声招呼,就去院子里换衣服去了。

  春兰还在埋汰书文,书礼打断了春兰的话,“我去帮书文整一整。”

  春兰连忙说:“三哥是客人,不能劳烦你。你在这里陪娘唠嗑,我去。”。说着,她提起一个暖壶出去了。

  当天夜里,书礼留在弟弟家里过夜。临睡前,他给妈妈洗洗头,洗洗脚。

  第二天早上,书礼对书文说,“四弟,这两天,不要去干活了,跟我去大哥家吧。”。

  书文说:“我不去,咱大哥看见我,脸子拉得老长,大嫂都不让我进屋。”。

  春兰听见了:“你听听三哥,这大哥家不就是有个干部吗?多了不起啊,眼睛都长脑门上啦,就是来个猫猫狗狗咱也不能往外赶啊,何况还是自家兄弟?”。

  刘张氏说:“老四,跟你三哥进去,这一回不能啦!”。

  春兰说:“你们哥俩九点半过去,大哥和大嫂能留你们吃午饭。”。

  书文说:“我去村子里干点活,九点钟回来。”。

  书文走了以后,春兰也下地忙活了。

  刘张氏跟书礼唠起了书文的事情。原来,书文从市里回乡,公社里给他安排了挑粪的工作,每个月20斤粮食和工分,家里还有2亩菜园子。老婆春兰的娘家是有名的穷户,妈妈是个寡妇,身体有病,经常下不了地,也没钱看病。这两年,娘家兄弟开了一个豆腐坊,稍微好一点,还娶上了媳妇。

  刘张氏忽然提起来二女儿淑杰,书礼说,听说她在四川那边过得不好,本来生了5个孩子,被人拐走一个,送人两个,好像在江州附近的村子还有一个女儿,刘张氏长吁短叹道:“养不起孩子,为什么一个接一个生呢?真是活受罪啊!”,说完,她抬起袖子抹了一把眼泪。

  书礼问:“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为什么那么生分?”。

  刘张氏说:“书奎没有一点点大哥的样子,他欺负书文,瞧不起他,家里有这样一个霸道的长子能好吗?书奎从小就没有念过书,不懂道理,他就是个浑球!”。

  书礼说:“我姐她们经常过来看你吗?”。

  刘张氏说:“你大姐偶尔过来送点吃的,三姐倒是经常过来,她日子过得很穷,我心疼她。”。

  过了一阵子,书文回来了,他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跟着书礼来到了书奎家。

  书奎见到了书礼,高兴的样子就不用说了。桂花说:“你们老哥几个今晌在一起喝几盅,我去准备菜阿。”。桂花挎着篮子上市场去了。

  桂花图省事儿,买了几个书奎最爱吃的罐头。餐桌上摆了四样菜,有茄汁鱼、红烧肉,还有两个青菜。

  饭桌上,书礼先开口说:“大哥,我在我们单位是车间主任,职称是助理工程师。”。

  书奎听了:“不错、不错,老三很上进、要强。”,书奎举杯提议,哥几个干一杯。书奎接着说:“我家这几个孩子,就说3个儿子,晓勇是工农兵大学毕业,入了党,分在渔业局是科级干部,将来江州养殖场这块就是我们家晓勇说了算。老三晓明特别聪明,学习好,将来有前途。只有晓刚是知识青年下乡在农村落户。”。

  桂花打岔:“咱家晓勇不叫我娘家舅舅举荐,能念上大学吗?”。

  书礼说:“我大侄子是保送上的学啊。”。

  书奎说,“工农兵大学不都是那样啊?也不高考,就走后门呗。”。

  书礼说:“我这次来探亲,看到咱们家孩子都出息了,真高兴啊,还是念书好啊,闯前途,奔前程。”。

  书奎说:“我都50岁了,在江纺后勤混几年就来家了,老三,你还年轻啊!”。

  哥几个你一言我一语,边说边喝酒,书文低着头吃饭,很少插话。

  这天傍晚,书礼来到三姐家,吃过饭,正准备收拾碗筷,潘丽和潘霞去贸易货站送松树仔回来了,潘丽跟刘淑贞说,“妈,他们说咱家的少了三斤松树仁。”。

  刘淑贞说:“你们当时没解释解释。”。姊妹俩无奈地摇摇头。

  刘淑贞转身对书礼说:“你看看,你两个侄女,出去说话办事都不行,我还一直培养她俩。”。书礼说:“姐,别那样说,孩子年纪小,没遇到这样的事情。”。

  刘淑贞说:“等我明天和你俩一块去见见货站的老板。”。

  书礼说:“姐,你说这个事该怎么办?”。

  淑贞说:“我现在也没辙,三弟你怎么看?”。

  书礼说:“东西拿回来的时候,都过称了,很可能是在过称的时候分量不够。”。

  淑贞说:“到底是念过大书的人,脑子活。”,她对着潘丽、潘霞说:“你俩能不能动动脑子,长个脑袋干什么用的?”。

  按照书礼的说法,刘淑贞和潘丽来到货站老板那里,经过交涉,货站承认他们走货的时候,称马虎了,按照口头协议,分文不少地付给了加工费。

  探亲的假期快要过去了,书礼打算把晓晖留在三姐家里,淑贞说:“三弟,我家还有一大帮孩子,我可没时间照顾晓晖啊!”。

  书礼领着孩子来到书文家,书文说:“你跟弟媳妇说说,我没意见。”。

  春兰说:“三哥把孩子放在我家没问题,按时寄些粮票就行了。”。

  书礼走了两个月之后,晓晖就被春兰赶了出来,原因是书礼没有给家里寄粮票。

  晓晖只好到三姑家里,刘淑贞对孩子说:“我这里也不能收留你,我给你买一张车票,你回家吧。”。

  过了两天,书礼在车站看见了孩子。晓晖哭着说:“爸爸,我再也不离开你了。”。书礼抱起孩子,眼睛湿润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fufx.cn/128957.html
新富美文网

作者: 新富美文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