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无银三百两,校园鬼故事:完美艺术

此地无银三百两,校园鬼故事:完美艺术一、无法攀比的艺术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收拾好书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门,当我们走过百货大楼…

此地无银三百两,校园鬼故事:完美艺术

一、无法攀比的艺术

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起,冉雅倚靠在墙角笑眯眯地催促着我快点。收拾好书包,我和她一起走出校门,当我们走过百货大楼时,冉雅抓着我的衣袖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快看!死人了哎!”我顺着她指的方向望了望。的确,百货大楼的门口有很多警察,正在勘察现场,周围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躺在地上的死者身上披着白布,身下淌了很多的血。冉雅连忙掏出背包里的相机,冲着围观的人群冲了过去。看着她脸上惊喜的表情,我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冉雅就是这样。看表面她和我们这些女生都一样,可怪就怪在她的性格上,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冉雅意外地看到了一幕惨死,竟喜欢上了这种场面。似乎越惨她就越兴奋,总是随身带着相机,把这些她自认为美丽的照片拍下来,洗出来好好欣赏。那回她拍到了一个跳楼的女人,从二十楼跳下来,当然是必死无疑。那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整个身子摔成了肉泥,血溅八方,虽然没看见当时的场面,可只是瞟一眼冉雅捧在手里的照片,我就不禁干呕起来。冉雅则是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瞪我,用一种很生气的语气别扭道:“切,早知道就不给你看了,真不懂得欣赏!”什么?欣赏!这么恶心的场面冉雅居然用来欣赏?

冉雅把照片举过头顶,用一种十分享受的眼神注视着上面的情景,嘴里还不住发出赞叹:“啧啧,真是一种无法攀比的艺术!”我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她心里一阵寒。冉雅此时真可怕。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冉雅做朋友,似乎只是因为小时候离家出走时冉雅把饥饿的我带回了她的家——显而易见,我也不是什么好孩子。

不过离家出走这样的喜好和冉雅的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冉雅慢吞吞地向我走来,“真是的,有什么可保密的?还不让拍,讨厌死了!”显然是她没拍到,表情沮丧极了。“算了,那就别拍了!”我拉着她往家走,尽管不愿意可她还是随我走了,只是依依不舍地又看了看那里,抿了抿嘴,皱起眉头:“谢蓝,你说我这么大,杀人会不会要偿命?”我并不在意她说的问题,不过潜意识一惊,侧过脸去问她:“你要杀人?”

“喂,我就是说说,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瞅你那个样。”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把相机小心翼翼地放进背包。

我的额间已经渗出了汗珠,希望她最好只是说说,但是我保不准她的性格会不会真的做出这件事来。

二、你的房间

和冉雅分别后,借着路灯的灯光,我慢悠悠地朝我最不想回的家里走。其实我喜欢离家出走是有原因的,只是不想和他待在家里。这个他,就是我爸。他是一个警察,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不是工作就是工作,甚至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妻子和一个女儿,所以我妈和他离了婚,哪想到他愣是把我的抚养权要了过来。说实话,我不是很讨厌他,只是从小被妈妈灌输的思想影响了,总觉得这个人不好,而且他的脾气确实很坏,不顺心的时候动不动就拿我撒气,我实在烦透了就离家出走了。本想到我妈那里去,可想到她又结婚了有些别扭,一赌气就离家出走了。

终于站在了家门口,看到厨房亮着灯,从里面传来炒菜的声音,我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关掉手机,在夜色的城市中游荡。竟不知不觉走到了冉雅家门口,二楼便是她的房间,她坐在对着窗户的书桌前,似乎在想什么,那副神情让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似乎是注意到了我,她从神游中清醒过来,朝我笑着招招手,示意让我进去。

我只来过一次,而且还是小时候了,那时冉雅还没有现在这么神经质,是一个善良天真的女孩。站在门口,我深深地体会到她真的完全变了!借着台灯的光,可以看到她屋子里的墙被刷成了暗红色,好像是谁不小心把血泼在了上面,进入卧室更是让我大为吃惊!墙上整整齐齐地挂着一墙用相框框起来的照片!——竟然都是那些血淋淋的场面。此时此刻,我好像置身于一个大冰窖,浑身上下都寒冷无比!

冉雅的声音把我叫回了现实,看我一副呆呆的模样嘲笑起来:“哎,谢蓝,你是不是看呆了啊,这么喜欢我的收藏?”

我咽下一口气,按压下心中的恐惧和厌恶,就这么和她互相对视。她的眼神让我越发感到寒冷,好像寒风直往穿着半袖的我毛孔里钻:“你就这么喜欢这些照片?晚上睡觉不会害怕吗?”要是我,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怎么还能这样的自在?可是问完问题之后我才发现我有多么愚蠢,她是冉雅啊!

“为什么要害怕?”她不解地看着我,“多美的艺术啊!你看。”她指着离我们最近的一张照片笑道,这个是我在去年去郊外的时候拍的。

我心里暗叹道,我这交的是什么朋友啊?那张照片里的人死得很惨!背景是乡间的杂田,尸体身边是一根粘着血的铁棍子,不用说,那个人的脑袋已经裂开,像一个摔烂的西瓜,脑浆混着血流在地上。怎么也没看到冉雅所谓的“美”,不过倒是让我有了一种想要吐的冲动。我面色苍白地听她继续说得眉飞色舞。

因为没有地方去,我今天只能和冉雅共处一室,这让我十足地不自在。不是因为她,而是那满满一墙的照片,我觉得我要抓狂了!似乎深夜里哪个死者就要从里面爬出来站在你面前捧着他鲜血淋淋的脑袋问你:“要不要试试?”想到这儿,我真的是睡不着了,于是,彻夜未眠。

1/3123下一页尾页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fufx.cn/129114.html
新富美文网

作者: 新富美文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