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名人名句

穷爸爸富爸爸演员表,24楼之向右看齐

穷爸爸富爸爸演员表,24楼之向右看齐第四层 403 极短篇《向右看齐》《白帽子》家住大厦四楼的小弥曾经给我讲过两个精彩的故事,短小而精悍——之一 《向右看齐》由…

穷爸爸富爸爸演员表,24楼之向右看齐

第四层 403 极短篇《向右看齐》《白帽子》

家住大厦四楼的小弥曾经给我讲过两个精彩的故事,短小而精悍——

之一 《向右看齐》

由于大楼位于城郊结合部,所以附近有很多麦田,而小弥窗外,恰好有这样一大片。冬天的时候,地里光秃秃的,泛着土黄色。这天夜里,小弥从梦中醒来,去餐厅给 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床沿慢慢的喝着。突然他听到窗外传来阵阵喧闹之声。他看看手表,午夜了,谁会在这个时候出来呢?听声音人还不少。于是他拉开窗帘,顺着人生鼎沸的地方望去,发现窗外那片黄土地上,居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看上去不下上百人。

小 弥觉得很奇怪,这难道是附近的村民吗?可这么晚了为什么不睡觉呢?他似乎想起,有人曾经说过,种庄稼的地在每年播种之前都需要进行平整,以便种子发育,那么他们就是在整地了...

小弥心想。可这大半夜的,农民们可真辛苦...

他满心好奇的看着人群,见混乱的人群中站出一个人,冲大家高声呵斥了几句,然后秩序变得井然起来,人们顺从的排成几行,面向窗户的方向依次站好,再也没有人喧哗。不对...这不是农民。小弥看了半天看出点门道:虽然夜色已深,但月亮却又圆又大,月光布满了整片天地,他看得出那些人都穿着同样的衣服,似乎破烂陈旧,但的确是一摸一样的制服。“军队?”他脑中闪过这个词。“难道是士兵演习吗?听说附近的确有驻军的。那估计就?且辜溲菹袄妨?..”

为首的那个喊号的人,突然高喊了一声:“立正!”所有人顿时都站的异常笔挺。小弥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来那个就是军官了,夜间演习难得一见。他兴奋的从柜子 中间找出一副望远镜,架在窗台上看了起来。镜中视野拉近了不少,小弥可以隐约看到士兵们的面孔,月光从一侧照过,让他们面孔有些奇异:一半映射着狡黠的月 光,另一半则完全隐藏在黑暗之中。只听军官突然叫道:“向右看——齐!”士兵们的头颅刷的一齐摆向右方。小弥从望远镜中,看到了他们那一张张腐烂、空洞的右脸...

小弥不由得一声惊呼,望远镜失手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响:“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远远的军官转过身子,残缺的嘴角似乎咧开笑了一下,他抽出腰间的军刀:“前进!”亡魂士兵默默无声的,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走来...

据说,在二战时期,曾有一个排的国军在这里抵御侵略者,最后由于众寡悬殊,全军覆没,尸骨就被草草掩埋在这黄土下面。我想,他们一定至死都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于是在那早已荒芜的古战场上,亡灵再一次自泥土中站起,重新集结,准备为昔日的名誉而战...

之二《白帽子》

黄昏将近,小弥走进小区大门,快走到楼门口的时候,他远远看见了一个奇怪的人:那个人衣着普通,举止正常,奇就奇在他的头顶。天气甚为炎热,那个人却在头顶上带了一样白乎乎的东西,有点像是帽子,又很像印度阿三缠的包头。

小弥是个近视眼,模模糊糊看见了这个怪异的人,心中越发好奇,准备离近点看看他到底是谁。他走进戴帽子的人,渐渐看清楚他的脸庞,恩,果真是楼上的邻居老陶,可不知为什么,他的脸上弥漫着一种颓唐的神色,人显得无精打采,好像失魂落魄一 般。

然后小弥将目光移至老陶头上的“帽子”,一眼望去,他只觉得自己仿佛背上爬满了蚂蚁,浑身不禁阵阵发冷:那哪里是什么帽子?一团雾蒙蒙的白汽盘踞在老陶的头顶,活像一团半透明的软体动物,不但如此,那“东西”还在慢慢蠕动,它摇晃着几下身体,慢慢从身下伸出一张同样雾气昭昭的面孔,而那眉眼,分明就是另一个 老陶!它瞪了小弥一眼,然后用用力的挪开一部分身体,将脸孔深深的钻入老陶的头顶。。。就在小弥慌张拔腿想跑的时候,老陶回过头来,充满绝望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但是没有说出任何字眼。

一个月后,老陶脑溢血不治身亡,小弥的父亲去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小弥一直在想,那盘踞在别人的头顶,只有大致形体,却有着与老陶一模一样面孔的怪物,到底是什么。是老陶行将飞离躯壳的灵魂,还是正在入侵他身体的病魔?不论如何,作为一个病人,老陶一定早已预见了自己的死亡...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fufx.cn/129265.html
新富美文网

作者: 新富美文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