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名言

简笔画图片,被杀死的尸体

简笔画图片,被杀死的尸体1天快亮了。沟内搓摩着冻僵的双手,急忙地赶着路。沟内是n镇的镇议会议长,在这小镇上,没有人不认识他的。原本预定昨晚打道回府的,可是一再拖…

简笔画图片,被杀死的尸体

1

天快亮了。沟内搓摩着冻僵的双手,急忙地赶着路。沟内是n镇的镇议会议长,在这小镇上,没有人不认识他的。原本预定昨晚打道回府的,可是一再拖延,拖住沟内无法脱身的,主要还是他所喜欢的两种东西——酒和女人。其实草田镇长也有女人,只不过他把女人藏在城市的公寓里,一个礼拜假借办公事之名去个一、二次,所以都没被镇上的镇民发现而已。草田镇长最近紧张得很,因为镇长选举只剩三天。在这之前,草田镇长再当选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这一次……

“咦?”沟内突然停下脚步。就在快要到达山圾道顶端的地方,有一棵松树耸立在那里。  这种景色已经看习惯了,可是今天,它的样子有点奇怪。最粗的枝干下,有个东西垂吊着,被风吹动而摇晃着。那是什么啊?沟内第一眼看到就知道是什么。可是,眼睛虽然理解,头脑还无法接受——有人在那枝干上上吊。

2

夕子说:“居然要动用到我亲自出马的案件的话,应该是相当棘手的吧!”

“亲自出马的人是我呀!据说三天后就是镇长选举的投票日,正处于极微妙的情势下,所以处处要小心翼翼地进行搜查,免得将案件复杂化了。”

开始开上蜿蜒的山路。“危险!”夕子叫道。我急忙踩上刹车器。在转弯的一个角落里,有辆车子停着。如果照刚才的速度前进的话,一定会撞上去的,幸好我的反应快速,就在撞上去的前几公分处,车子停下来了。我下车瞧瞧引起事端的车子,大声喊道:“喂!有没有人在下面?”往下一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车底下伸出一双手来,“啊……”有声响传来,那双手一动,原田刑警的脸露了出来。

“你在做什么?差一点就撞上去了!你听到紧急刹车声没有?”我说。

“车子出故障啦!”原田从车底下爬出来,拍掉身上的灰尘说。后来我们合力将原田的车子推到路旁去,原田搭乘我的便车,三人急忙继续赶路。既然原田在半途中停住了,案件变成混乱的可能性也就没有了。车子一进入直直的道路,我问原田说,“被杀死的人是谁?”

“是个裸体女人。现场是在叫做‘一棵松’的地方,女人既然是裸体被杀,一定是情杀……”

“只要过滤她和男人的关系,马上就可以找到凶手的。”原田还真是乐天派的。

“案子和选举的事有什么关联吧,如果这两者有所纠缠的话,命案就不会这么单纯!”突然眼前有个东西飞奔出来,我急忙地踩住刹车器。夕子往前撞上了玻璃窗,发出痛苦的叫声:“你干什么呀!想杀死我啊?”

“你看前面!”我说道。挡住去路的是一位年轻人,手中拿着一支霰弹枪,枪正对着我们。“是谁?”年轻人走近车子,作手势要我们拉下车窗。

“这种危险东西不能正对着人啊!”我让年轻人看过证件之后,他放下枪说:“对不起!其他这几位也是警察吗?”

“我是宇野组长的个人秘书,夕子。到n镇还很远吗?”

“开车再五分钟就到了。我可以搭个便车吗?”

“上来啊!”夕子微笑地说着。他穿皮上衣,牛仔裤,相当帅气。“我叫做伊垣。今天早上一直在这里监视。” 车子开动之后,那年轻人自我介绍。夕子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镇长的太太被杀了,镇上已分裂成两派,相当混乱!”

“又快到选举的日子了,情况怎么样?”

那个叫伊垣的年轻人说道:“原本大家都认为这次的选举,不必等到投票日结束,也知道是草田当选的。可是,三个月之前,事情整个突然改变了。镇上区公所的职员大野突然自杀了。遗书被送到报社。上面写说草田利用镇上的财务中饱私囊。大野这二十年来一直是草田的跑腿,只因为不小心,弄砸了一件事就被革职了,自己气不过就自杀了。而且告发镇长的罪过。也难怪大野会生气得告发他。弄砸的小事只不过是要送给镇长爱人的礼物迟了一天送达,结果就被革职了!这一件事还上了地方新闻的头版。草田当然否认这件事,还非常生气地说那是造谣中伤。可是一知道无法逃避接受调查,这次又革职了两个干部,那两人被安上盗取公款的罪名。这一下子弄得镇上的年轻人发起罢免签名运动,草田在选举中打出‘信’为口号,他自认为在数字上是有把握的。可是,却出来个与他对立的候选人。因此,事情一下子转变。啊!到镇上了。”

我减慢速度。这是个小而且安静的小镇。“警察局在哪一边呢?”

“这条马路一直下去,就是警察局。”

“算了吧!我们不是要早点赶到现扬吗?”我终于想起此行的重要目的,发动了车子。后来看到路边停了几辆巡逻车。我慢慢地将车子停住。

3

“在这个树干上?”夕子以吃惊的表情确认地说道。

“是的。”警察局长松井先生点头回答。

“这个树干相当高呢!宇野先生!”原田说。

“您说是上吊的?不是自杀?”我问道。

“那是不可能的。”夕子说,“那样年纪的女性是无法爬到那样高的枝干上去的,况且又没有垫脚的东西。”

松井局长看着夕子,“可是,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来?”我还未说完,夕子便打断我的话,说,“就是因为不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要你专程跑这一趟。听说是一位叫沟内的人发现的,他是镇议会议长。遗体已经搬回镇长的家了。”

“验尸方面呢?”

“刚才那位小畑先生……”小畑是一位三十五、六岁的法医。夕子又问出问题:“尸体离树枝有多远呢?”

“从地上算大概有二公尺左右吧?!”我说,“等下我们到镇上去拜访有关的人士吧!”

“喔!镇长家里挤满了镇上的人。”松井说完后自己先出发走下坡道去。

草田镇长的门前一片黑暗,并不是涂上黑墨的颜色,是一大群穿着黑色丧服的人。

“在外头等到天黑也进不了,我们从后门进去吧!”我们被带到最里面的一间房间。

“嗨!小姐!”我出声打招呼,“我先去看了现场。啊!原田你认识嘛!这位是夕子。”

小畑身材高瘦,穿着高级三件式西装。遗体用白布覆盖着。“我验过尸了。可是,很奇怪。”小畑说道,“据说是吊在树枝上致死的。但这个人原本就是死的。”

我和夕子两人交换眼光。“换句话,是别的死因喽?”

“没错!”小畑点头说道。“不再做进一步剖尸检查是不能确定的。但是大概是狭心症之类的死因,她心脏似乎不太好。”

“死亡时刻大概什么时候?”

“正确时刻还?荒苋范ǎ蟾攀亲蛱焱砩仙栽缧┑氖焙虬桑∷懒耍缓蟊坏踉谀鞘魃?hellip;…”

“不过为什么呢?也就是说她被吊起来时已经是死亡状态?”夕子再一次地向小畑求证。

隔扇“唰”地一下被打开,进来的人是草田镇长。“我是草田!”他低头一鞠躬。

4

我自我介绍之后,马上将话题带入案情,“关于你太太的死因。”我正想说下去之时,草田突然吼怒地说道:“我不会原谅的!凶手是谁我心里有数。因为我处处小心所以无法靠近我,就偷袭我柔弱的老婆……真是卑鄙的家伙!”

“草田先生。”我说明道,“事实上,小畑法医的看法是……”

“太太的事真的很令人遗憾!”夕子迅速地进入这缝隙说话,“您知道凶手是谁吗?”

“当然是和我对立的候选人那一党人!”草田滔滔不停地说,“他们以为杀死我老婆会使我垂头丧气放弃选举!其实得到的是反效果。为了妻杀妻之恨,我草田一定要打赢他们!因为还有些事情要办我先告辞!”一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目瞪口呆地目送着。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新富美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fufx.cn/17839.html
新富美文网

作者: 新富美文网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