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科技北京办公室再遭供应商讨债 还被曝已欠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冬至临近,却有不同的科技公司面临着“被讨债”的窘境。ofo北京总部退押金的队伍排起了长龙,而锤子科技北京办公室,也在本月遭遇了两次供应商举牌讨债。

《今晚财讯》获悉,12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锤子科技的两家供应商高管和其中一家供应商的40多名员工,来到锤子科技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中国数码港大厦。员工们在大厦门口站成一排,面朝大厦,后背贴着正方形的白纸,上面写着黑色大字:“罗永浩别跑,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
锤子科技随后报警。10点45分,警察赶到现场,将标语没收。随后,警察带着两家供应商的股东和高管共3人进入数码港大厦,与锤子科技协商还债事宜。

《今晚财讯》记者向大楼外供应商员工了解得知,他们就职的这家供应商位于天津,为锤子科技提供卡托和其他手机零部件。到今年2月,锤子科技已欠下他们2000多万元的货款,但至今尚未付款。

据了解,行业内手机商给供应商的回款时间一般是4-6个月,而锤子科技这次欠款已经拖了10个月。这直接导致该工厂现金流枯竭,无法购买供应料,员工工资也无法发放。“公司有一百多名员工,都已经四五个月没发工资了。”这家供应商的车间经理李亮(化名)说。

这是李亮带领员工第二次来讨债了。他们第一次来是12月5日下午,李亮与同事一共40多人,来到中国数码港大厦正门,举旗讨债。当天,曾有几个锤子高管出现,与李亮他们协商,请求他们离开。但关于具体还款事项,锤子方面并没有和李亮他们沟通,而是给该供应商的股东打了电话。

“这次安保对我们的态度比上次好多了。”李亮告诉《今晚财讯》,上次,只要一些路人经过拿手机拍照,锤子雇的一名内部保安与两名外部保安,就会立马上前制止,并强制他们删掉照片。据他说,他看到有一名路人在拍照时,那个内部保安还“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把照片删掉”。

但是,上次的协商还没有结果。因此,这次供应商的高管再次带领员工来到了中国数码港大厦。

李亮告诉《今晚财讯》,大厦物业人员对他透露,锤子在数码港大厦已经欠了物业4个月的租金没交,只交了100万元的滞纳金。他说,物业也表示,“他们要再不交就净身出户”。

这次讨债的供应商员工们直到19日晚上7点半才离开。《今晚财讯》记者询问协商情况如何,李亮表示,“老板今天要在锤子公司过夜。”而据大厦物业人员向《今晚财讯》透露,罗永浩当天并未出现和他们见面。

近几个月来,锤子科技一直负面消息缠身。有媒体爆料锤子科技资金链紧张、发不出工资等问题,而在产品方面,不止TNT工作站一直难产,在11月16日锤子最新发布的加湿器产品,也没能在约定时间发货,而向用户通知延迟收货。

11月,据《第一财经》报道,酷派旗下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状告锤子科技拖欠450多万元货款不还。11月20日,罗永浩在微博上表示,与宇龙的确存在合同关系,当时双方曾有协议,以联合推广宣传的方式抵扣一部分款项,但是由于双方的人事变动,导致这事被“耽搁了”,而锤子也会和宇龙协商解决。

之后,有媒体发现,深圳市顺百科技也向深圳法院对锤子科技提起了起诉,并于10月29号向法院申请了一份编号为“(2018)粤0304执保5930号”、被执行人为北京锤子数码科技公司的,进行财产保全的强制执行令。

李亮告诉《今晚财讯》,他所在的公司也已经向锤子科技提起诉讼。“但是起诉周期太长了,最起码要一两年时间,我们耗不起。”

李亮透露,据他们了解,目前还没有一个供应商从锤子那里成功要回货款。“哪怕先给个三五百万的都还没有听说。”他还听说,因为被锤子科技欠款,北京、深圳等地已经有两三家供应商破产倒闭了。

要不回货款,供应商如何熬过严冬?一部分手机供应商可以转身为华为、OPPO、vivo等中端手机厂商提供配件,但对实力偏弱的小供应商而言,“根本挤不进去”。

2018年即将接近尾声。但对罗永浩和锤子科技以及其供应来说,这个新年看来是过不好了。
上一篇:四川:专科毕业退役军人可免试就读成人专升本 下一篇:媒体揭露互联网“账号黑市”:百倍暴利,为黄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